欢迎光临中国诗词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第十八回 假情报司马上当 烧战船夺取宁晋

2016-05-14 07:55 作者:古诗词 

吴起的确没有欺骗那些秦军。合阳城在腊月二十九,也就是章霸川气势汹汹的带领着他那三万“真正”的军队,杀奔临晋城的当天傍晚就被魏军攻克了。吴起经过分析,认定章霸川肯定会来找他一决高下,所以在腊月二十八的下午就派南宫尚义和范匮两人带领五万人马埋伏到了通往合阳的大路旁,等着章霸川的人马来。

根据吴起的安排,范匮率领三千骑兵专门骚扰秦军,将秦军引离正道。而南宫尚义则趁此时机带领着其余的人马直奔合阳城。

留在合阳城中的那不到一万士卒,正暗自庆幸自己不用跟着章霸川去打仗呢,忽听到城外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等他们爬上城墙一看,只见魏军像潮水一样涌来,顿时慌了神,七手八脚地抵抗了一阵之后,就都成了俘虏。合阳城继临晋之后,也换上了魏国的旗号。

与此同时,章霸川正在范匮的那三千骑兵的“带领”下,东一头,西一头的乱撞呢。撞到最后,章霸川这三万精兵,生生的让范匮的三千骑兵给拖成了三万残兵。等到了临晋,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就这样,吴起在几乎没有损失一兵一卒的情况下,俘虏秦军三万余人,生擒敌将章霸川,顺利拿下了重镇合阳。

章霸川虽然被擒,但却一点也不服气。他认为,吴起并没有打败他,只不过是自己不小心让吴起给暗算了而已。所以当他被押到吴起面前时,仍是骂不绝口。吴起看了一眼章霸川,冷笑一声,说道:“败军之将,何以言勇?你既然不肯投降……来人,推到外面,斩首示众!”旁边的士卒们早就被章霸川激怒了,这会儿一听吴起要杀他,一拥而上,把章霸川掀翻在地,往外拖去。

章霸川两臂一较力,挣开了拖他的士卒,爬起来,几下就把周围的六七个士卒打倒在地。冲着吴起高叫道:“吴起!你施诡计暗算本将军!你算什么英雄?有本事咱们摆开阵势再战一场,我不打得你跪在我面前求饶才怪!遭你暗算而死,本将军死不瞑目,化成厉鬼也要来找你比个高低……”说着就向吴起扑了过去。还没等他靠近吴起,众士卒手中的长戟就把他扎成了蜂窝。吴起看着章霸川那血肉模糊的尸体,不无感慨地说:“可怜秦国真是没有人了——连这样的莽夫都能当上将军!章霸川,你是自己害死了自己啊!”说完,一摆手,让士卒把章霸川的尸体抬了出去。

“上将军,那些俘虏怎么办?”一个姓宁的副将问吴起,“要不把他们也都杀了算了。”“不!不能杀他们!”吴起回答得很坚决。“留着他们,还得给他们饭吃……”那副将显然对吴起的决定不太赞成。吴起见状,问他:“宁副将,要是你的兄弟被人杀了,你会怎么样?”“那还用问——找仇人拼命!给兄弟报仇!”吴起听了,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说:“我们不杀这些俘虏,将来就少一些来找我们报仇的人……我们要让这块土地真正成为魏国的领土,就不能结下太多的仇啊!”宁副将听完,似有所悟,说:“还是上将军想得长远……那眼下……”“这样吧,你去问问他们,愿意留下的,就编到各营里去;不愿留下的,也不要勉强……先安排在城里住下,等咱们打下了宁晋,就放他们走!”“好,上将军,我这就去!”宁副将说完,转身就要走。“等等!”吴起叫住了他,“你带上几个人,顺便给他们送五十头牛过去——今天是年三十了嘛!”宁副将听了,半开玩笑地说:“当你的俘虏可真好!咱们自己怎么过年你还没安排呢,倒先想着他们,早知道这样,我也当俘虏去了!”一句话把吴起给逗笑了,说:“你不用后悔,我这就安排咱们自己怎么过年——你们要是都给我当俘虏,我指挥谁打宁晋哇?”宁副将听完,笑着走了。

宁副将一问那些俘虏,有不少愿意留下的——他们以往受够了章霸川的打骂,现在见吴起对他们这么和气,又听魏军士卒们讲,只要立了功,就能受封赏,当然愿意留下了。

安排完了俘虏,吴起吩咐士卒去准备了牛羊蛋菜。当晚,将士们同吴起一起在兵营中吃起了年饭。菜虽然不算丰富,但气氛很热烈。一会儿这边站起一个士卒,唱起了家乡小调,一会儿那边又站起一个士卒耍起了剑……闹得不亦乐乎。吴起就更忙了,他挨个营房转了一圈,向将士们道了辛苦,又带上几个副将去给在岗哨上的士卒们送菜。站岗的士卒们一见上将军和各位副将亲自送菜来了,忙都迎上来道谢。吴起问士卒们:“怎么样?冷吗?”一个士卒回答:“回上将军话:离安邑的时候发的棉衣可暖和了——我们在这站着一点也不冷!”吴起点点头说:“那就好,大家都在营里吃年饭,你们还得站岗——辛苦了!”说着,和几个副将一起把饭菜从食盒里拿了出来,对士卒们说:“来,大家趁热吃吧!”

“上将军,咱们什么时候打宁晋啊?”一个士卒一边吃着饭一边问吴起。吴起笑着说:“怎么?等不及了?我记得你已经得了二十锭黄金了吧?还嫌不够?”那士卒憨厚的挠了挠头,说:“我父母受了大半辈子的穷,现在年纪都很大了,要是我这次能再多得些奖赏,就可以给他们盖上一处好点儿的房子,再买上些地——让二老过几天好日子了。”吴起听完,拍拍他的肩膀,赞赏地说:“好样的,知道孝敬父母!”说完,又提高声音对大家说:“封赏用的黄金和官印我都预备好了——就看过两天攻宁晋时谁能立功了!”士卒们一听都欢呼起来——他们都是贫家子弟,现在有机会得到成锭的黄金和官职,能不高兴吗?打仗,在他们看来,似乎并不那么可怕。

吴起和士卒们说笑了一会儿,要回兵营去了,临走,他对士卒们说:“过年是过年,可不能光顾了高兴,把秦军的探子放进来呀!谁要是失职,那可要军法处治!”“请上将军放心!”士卒们齐声回答。

过完了年,大家都盼着出兵打宁晋。可一连几天都没见吴起下令,不免有些着急起来。初三那天,范匮带着三万士卒从合阳回到了临晋——合阳交给了南宫尚义把守。大家想,这回差不多了,上将军可能是怕两万人打宁晋不够,所以要等范犀首领兵回来。可一直等到初五,吴起还是没有下令出兵。

初六一清早,临晋城的南门外来了几个人。他们赶着一大群牛要进城。守卫南门的士卒拦住了他们。“干什么的?”一个士卒问他们。其中一个像是这伙人的头,他抢着回答道:“我们是卖牛的。想进城把这群牛卖了!你就行个方便让我们进去吧。这么冷的天气,我们也不容易啊!”士卒看了看这几个人,见他们确实是商人打扮,便和另一个士卒商量:“要不让他们进去吧……”另一个士卒不同意,说:“你知道他们是真的牛贩子,还是秦国派来的奸细?要是把奸细放进了城……”他刚说到这,那个领头的牛贩子插进来表白道:“二位大哥,我们真是牛贩子啊!不是奸细!”两个士卒想想,还是不知该怎么办好,最后,一个士卒说:“我看报告上将军吧!”另一个也觉得没有别的好办法,便点了点头,说:“也好,那你去吧!我看着他们!”那个士卒转身跑进城,向吴起报告去了。

那个士卒跑到将军府,见到了吴起。吴起见他来得匆忙,问他出了什么事。那士卒便把牛贩子要进城的事讲了一遍,最后问:“上将军,你看让不让他们进城?”吴起听完,皱起了眉头,沉吟道:“牛贩子?还带了一大群牛?”那士卒见吴起没有回答他,便又问道:“要不然把他轰走算了?”“不!请进城来!”吴起回答道。“是!上将军!”士卒答应一声,转身就往外走。“回来……”吴起又叫住了他,说:“你去告诉他们,就说辰时二刻①才放客商进城,让他们等一等!除此之外不要和他们多说话!”那士卒虽然对吴起的安排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说了一声“是”,就去办了。因为他知道,上将军这么安排,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上将军的安排一向都是有道理的!

--------

①辰时二刻:上午7至9点为辰时,一刻为15分钟,辰时二刻为7点30分。

那士卒一出门,吴起就叫身边的侍卫把范匮叫了来。向范匮低声交待了一番,然后说:“你快去安排吧!辰时二刻之前一定要安排妥当!”范匮听完点点头,会意地笑了。

那士卒按照吴起的吩咐,告诉那几个牛贩子等一会儿。牛贩子们起先不愿意,跟守门的士卒套了半天近乎,可见士卒们谁都不理他们。也就不再多费口舌了,纷纷裹紧了外衣,围坐到了城门外的太阳地里,聊起天来。

快到辰时二刻时,吴起的一名侍卫来到南门,让守门的士卒把牛贩子头儿叫来。不大会儿,牛贩子头儿来了。侍卫问他:“你们有多少牛哇?”那牛贩子连忙回答:“这位大哥,我们带了一百多头牛呢!”“你们运气来了,我们上将军要买你们的牛——全要!”“多谢,多谢!那我们……”“去准备准备,等辰时二刻一到,跟我进城见我们上将军去!”“唉!好,好!”牛贩子连声答应着去了。

牛贩子们拢好了牛,辰时二刻也到了。侍卫指挥着这些牛贩子轰着牛,进了城。“告诉你们,别东张西望的!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侍卫对牛贩子们警告道。“是,是,我们不敢,不敢!”领头的那个牛贩子不住的答应着,可眼睛却不时向周围偷偷地看。

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刚打完仗,老百姓们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空荡荡的街道不免显得有些凄凉。牛贩子们跟着侍卫一直走到了将军府门口。侍卫吩咐道:“你们把牛管好,别让它们乱跑!”又一指那个牛贩子头儿,说:“你,跟我去见上将军!”说完,迈步进了将军府,那牛贩子头儿赶紧跟了进去。

两人一前一后,穿前厅,过二门,来到了正厅。吴起正在这里等着他们呢。侍卫向吴起施礼后,指了一下那牛贩子头儿,说:“上将军,他就是那几个牛贩子的头儿!”吴起点了点头,说:“哦,知道了。这没你的事了,下去吧!”侍卫退了出去。

“你是贩牛的?”吴起问那牛贩子。“回上将军话:小人以贩牛为生!”“我要买你的牛,侍卫告诉你了吗?”“告诉了,告诉了!”“那你的牛怎么个卖法?”“跟上将军不敢争价——上将军看着赏就是了!”“那怎么好?这样吧——你的那些牛本钱是多少?我加一成给你钱,怎么样?”“这……”这次牛贩子迟疑起来。“怎么?嫌少?”“不敢……上将军看着给些钱就行了!小人怎敢赚上将军的钱?”吴起看了看这个牛贩子,又想了想,说:“既然你这么大方,本将军也不会亏待你——一头牛给你两千铜钱,怎么样?”“行,行!”“那你有多少头牛?报上数来,好给你们拿钱!”“有一百来头吧——小人也不曾细数过!”“哦?不曾细数过?”见吴起有些疑惑的样子,牛贩子解释道:“百来头牛,又都是活的,跑来跑去的可不好数了!所以小人也不知道准确的头数!”吴起听了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又说:“既然如此,就算你一百二十头牛吧!可以吗?”

“行!行!算多少都行!上将军能买我们的牛,那是看得起我们……我这里多谢上将军了!”“那好,你去领钱吧!”吴起说完,又向外面喊道:“来人!”一个侍卫应声进来。吴起对侍卫说:“你带这个客人去取钱——一共一百二十头牛,一头二千铜钱。”侍卫答应一声,把牛贩子领出了大厅。

出了大厅,二人刚往前走了几步,那侍卫站住脚对牛贩子说:“你站在这里别动,我去……方便一下!”“好,好,你去吧!”侍卫又叮嘱了一句:“你千万别瞎跑——这可是将军府!”“是,是!”牛贩子站在原地连声答应。侍卫这才往后院跑去了。

牛贩子站在原地,等着侍卫回来。他往四下里看了看,只见很多士卒进进出出的,其中有不少带着伤:有的头上裹着白布,有的胳膊吊在脖子上,还有的架着拐……正看着,就见一个军官打扮的人急匆匆地走进二门,来到大厅门前,他看了牛贩子一眼,没说什么,一推门走进了大厅,顺手带上了门。牛贩子一见,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大厅的一扇窗户下,把耳朵贴到窗上,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上将军,情况可不太好啊!”“怎么了?”“和章霸川那一仗咱们虽然胜了,可损失也不小!死了的还好说,可那么多受伤的,又缺医少药的——怎么办哇?还有,城里的粮食也不太多了。又添了那么多的俘虏,也得管他们的饭。照这样,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得想个办法啊!”“刚才倒是来了个卖牛的,我买了他百十头牛……”“上将军,百十头牛够干什么的呀?几万人一分,还不够吃一顿的呢!”“这情况没有传出去吧?”“没有!”“千万不能让宁晋的司马龙飞知道!不然,他给咱们来个趁火打劫,可就坏了!粮食的事我再想想办法……”

牛贩子正专心致志地听呢,那个侍卫回来了,见他靠在窗户上,便喊道:“干什么呢?”这句话一出口,吓了牛贩子一跳,他回头一看,见是侍卫回来了,忙说:“没干什么,这不是……这不是站累了,靠墙歇一会儿。”侍卫瞪了他一眼,说:“这是你靠的地方吗?行了,跟我拿钱去!拿完了钱,帮着我把牛赶到后面去,然后赶快给我离开!”“是,是!”牛贩子又是连声的答应着跟着侍卫走了。

听着侍卫领着牛贩子走远了,吴起和范匮在大厅里憋不住笑了起来。范匮边笑边说:“上……上将军,你……装得……装得可真像!”吴起忍住笑,说:“你装得也不错呀!”范匮收住笑问吴起:“上将军,能肯定他们是司马龙飞派来的探子吗?”吴起点点头,说:“不会有错。第一,贩牛的都是一入冬就回家过冬——冬天牛在路上会掉膘,大老远的把牛赶去还卖不出本钱来,太不合算。第二,当牛贩子的,个个都是把本钱数记得精熟——好算赚了多少啊,可我问他这群牛的本钱是多少,他竟然答不上来。这第三,他说他数不过来他有多少牛,可当牛贩子的,数牛都有一套,别说是百十头牛,就是几百头牛,也能数得一头不差——哪有不会数牛的牛贩子?所以我认定这伙牛贩子是司马龙飞派来的探子。”范匮听完,有些吃惊地问:“上将军,你怎么会对贩牛这么在行?”“范贤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当年我有个朋友,就是个牛贩子。我经常和他在一起聊天,所以这贩牛的事,也就多少知道了一些,想不到今天倒派上了用场!”听了吴起这一席话,范匮又笑了起来。吴起问:“范贤弟,你又笑什么?”范匮强忍住了笑,答道:“我笑司马龙飞太‘聪明’了!他怎么就没想到上将军你有个当牛贩子的朋友呢?”吴起听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几个所谓的牛贩子,正是司马龙飞派来的探子。那个领头的,就是副将伍达。自从听说魏军打下了临晋之后,伍达老觉得心里不踏实,过完了年,他就向司马龙飞说,还是派人去打探打探魏军的动向的好。司马龙飞一想,也好,就把打探消息的事交给伍达了。伍达虽然不愿意去,可主意是他自己出的,司马龙飞又点名叫他去,也就只好硬着头皮,带上了几个手下,又赶上了一群牛,打算装成牛贩子,混进临晋城。可没想到吴起一眼就把他的小把戏看破了!也难怪——伍达平常只会吃牛肉,这次要他卖牛,是有点难为他。

当然,伍达可不知道自己已经漏馅了。这会儿,他已经取了钱,叫上自己的那几个手下,急急忙忙地出了城。一出城,那几个手下就问伍达:“伍副将,消息打探到了吗?”伍达得意忘形地说:“我伍达亲自来临晋,还能打探不出消息来?魏军的情况我已经全清楚了!要不,能叫上你们出城吗?你们几个这次跟着我出来,那算是跟对了——回去之后,将军一定重重有赏!”听伍达这么一说,他那几个手下忙跟着凑趣道:“托伍副将的福,我们也能沾点儿光了……”几个人高高兴兴地往南走了。

天黑之后,他们回到了宁晋城。伍达兴冲冲地来见司马龙飞。司马龙飞这时已经准备睡觉了,听说伍达求见,很不耐烦,想: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明天说就不行吗?但又一想,还是叫侍卫让伍达进来了。

“将军,好消息呀!”一进门,伍达就喊上了。“嚷什么?你去临晋打探消息……打探到了什么?”司马龙飞皱着眉头问。伍达一见司马龙飞的表情,知道自己来得不是时候——司马龙飞最讨厌别人打扰他睡觉。略一思索,伍达恭维道:“将军,你推测得太准了——魏军真的与章霸川打了一仗!”这句话果然管用,司马龙飞的脸上有了笑容,他得意地说:“这些事还能逃出我的意料之外?”继而,问伍达:“双方胜负如何?”“章霸川败了!好像合阳城也让魏军占领了!”这个回答可是有点出乎司马龙飞的意料之外了——他没有想到号称“战魔”的章霸川会败得这么快。司马龙飞微微一愣,马上问伍达道:“那魏军的损失情况你打探到了没有?”“我伍达要是不把情况打探清楚,哪敢这么晚打扰将军呢……”伍达想借机表一表功,可司马龙飞没这份耐心,他打断了伍达的话:“你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我问你魏军的损失情况!”伍达一见,赶忙停止了表功,回答道:“报将军:魏军损失惨重!”司马龙飞那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他低声自语道:“这就好!”然后装模作样地点点头,说:“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伍达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拍马屁的好机会:“那是啊!将军的才智,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吗?”一句话把司马龙飞拍得轻飘飘的——一点儿也不想睡觉了。他问伍达:“这消息你是怎么打探到的?”

司马龙飞这一问,伍达可来了精神。他把他怎么化装成牛贩子混进临晋城,怎么以卖牛为由进了将军府,又怎么见到的吴起,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最后才绘声绘色地讲了他在窗户外如何偷听吴起和那个军官(就是范匮)秘谈,如何得知魏军损失惨重的经过。

司马龙飞听完之后,还有些不放心,又问道:“这该不会是他们用的计谋吧?”伍达把握十足地说:“不会!我在将军府的工夫还注意观察了进出的士卒——十个有八个是带伤的!将军你想,连将军府里的士卒的情况尚且如此,那普通士卒的情况也就可想而知了!况且,他们怎么会想到我这个‘牛贩子’会是将军你的副将呢?”司马龙飞也觉得伍达说得有些道理,他拍拍伍达的肩膀夸奖道:“想不到你小子还有这两下子……不愧是本将军的副将!”伍达赶忙接过来说道:“还不是将军你教导有方——常言说得好:‘强将手下无弱兵’嘛!”这句话把司马龙飞捧得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小子还真会说话!好吧!这次打探消息,给你记上一功!哈,哈……”笑够了,司马龙飞狂妄地向着临晋方向说道:“吴起,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提升呢!”伍达在一边也顺着司马龙飞的心思说:“将军这次必定能马到成功!等将军大败魏军,活擒吴起时,主公还不得封你个左庶长什么的!到那时,还望将军能多多提拔末将!”“哈,哈……我要是当上了左庶长,那这宁晋守将的位子就是你的了!哈,哈,哈……”

就在伍达兴高采烈的离开临晋城后不久,吴起点齐了三万兵马,跟着也出了城。当伍达眉飞色舞地向司马龙飞讲述他如何“机智勇敢”地潜入临晋城打探消息时,吴起这三万兵马已经埋伏在了渭水北岸的大片丛林中。

初七一早,刮起了阵阵的北风,把埋伏在丛林中的士卒们冻得直哆嗦。有些士卒开始怀疑吴起的判断了。他们纷纷地问吴起:“上将军,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哇?”“上将军,司马龙飞真的会来吗?”“上将军,这么大的风,我看司马龙飞那么贪图享受的人是不会来的!你看咱们是不是先回去——这儿太冷了!”……

吴起并没有因为天气的变化而改变他的计划。此时,他与士卒们一起聊天时的那个吴起简直判若两人——变得十分严厉!他对来问他的士卒们低声吼道:“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谁敢再提要撤兵——杀无赦!”吓得那些士卒一吐舌头,又回到自己的埋伏位置上去了。

太阳升起有一杆子高的时候,一个眼尖的士卒一指对岸,低声喊道:“看,来了!”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对岸果然出现了一支秦国兵马,看上去人数还不少。

来的正是司马龙飞带领的四万秦兵。初六晚上伍达对司马龙飞讲了临晋的情况之后,司马龙飞思前想后,最后认定这是一次能轻而易举的立上一大功的好机会。所以初七一大早,他就钻出了他那温暖的被窝,穿上厚厚的狐裘,点齐了城中所有的步卒(因为要渡渭水,车兵不方便),浩浩荡荡地开出了他的宁晋城。看到起了大风,司马龙飞更坚定了必胜的信心——他认为,吴起绝对想不到他司马龙飞会在这样的天气里对临晋城发动攻击。

埋伏在渭水北岸的魏军士卒们这下可高兴了——秦军的出现意味着他们又可以杀敌立功,并且得到丰厚的奖赏了。看到士卒们跃跃欲试的样子,吴起下了一道命令:“原地埋伏!没有我的将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违令者斩!”听到这道命令,士卒们顿时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想领教砍脑袋的滋味。

过了有一个时辰的光景,秦军征调来了几百条船只,开始渡渭水了。又等了一会儿,吴起看到秦军的船大部分都已过了河心,下令:“弓弩手准备!”一时间,万余支利箭对准了正在渡河的秦军。

当秦军的船顶着北风准备靠岸时,吴起将手中令旗向下猛的一挥,喊道:“放箭!”刹那间,万箭齐发,直射秦军,渭水河中顿时添了一片浮尸。毫无准备的秦军遭到如此突然的打击,乱成了一团,有的往岸上跳,有的往船舱里躲,有的喊叫着让船工调头,更有不少慌不择路,跳进了冰冷刺骨的渭水河中……

吴起见第一轮攻击奏效,命令士卒擂响战鼓,立起了“吴”字帅旗,三万魏军冲出树林,如下山猛虎般扑向了秦军。

司马龙飞见此情景,知道是中了埋伏。他一把把伍达拽了过来,指着他的鼻子问:“你不是说魏军损失惨重,没有战斗力了吗?那现在是怎么回事?”伍达早吓懵了,只会没头没脑地说:“是啊,是损失惨重……”司马龙飞看他那份倒霉样就是一肚子的气,心想:“我怎么会相信这么个废物的话?现在好了,确实是损失惨重了,不过不是魏军,而是我们!”他越想越觉得是伍达坏了他的事,连抽了伍达几个大嘴巴,还觉得不解气,最后抬起脚来,一脚把伍达踹到了河里。然后冲着士卒们大喊:“撤!快撤!”

撤,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几百条船一起渡河,本来相互间的距离就比较近,又让魏军一阵的乱箭射乱了阵脚,船和船都挤在了一起,连头都调不过来,怎么撤?

吴起指挥着魏军,已经抢占了第一批准备靠岸的船只,并以此为踏板,开始攻击后面的秦军。司马龙飞见后撤无望,只好指挥部下仓促应战,还击魏军。两军在渭水上展开了一场厮杀。秦军虽然没有准备,但对水战比较熟悉,而魏军则不习惯在船上作战,所以秦军虽是阵形混乱,但一时间并没有大败。

吴起见两军厮杀半晌尚不见胜负,不免有些着急——魏军人数本就比秦军少,又不习水战,时间长了,难免要吃些亏。这时他无意间一抬头,看到战旗被凛冽的北风吹得“扑啦啦”的响,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一条计策来。“鸣金!收兵!”

吴起命令道。

魏军听到命令,忙摆脱秦军,撤回到岸上。司马龙飞见魏军忽然后撤,有些莫名其妙——魏军并没有败啊,怎么就撤了呢?

司马龙飞还没拿定注意是追击魏军,还是撤回宁晋,后撤的魏军已经在岸边重新集结完毕。只听吴起一声令下:“准备火箭!”魏军立刻心领神会,纷纷取来引火之物,绑在了箭杆上。很快,火箭准备完毕。“点火!”吴起又是一道命令,立时,魏军阵中闪起了点点火光。司马龙飞遥遥看到火光,恍然大悟——吴起要用火攻!这会儿才明白显然是太晚了,司马龙飞的“不好!”二字还没有说出口,千万条火蛇已经从魏军阵中腾空飞出。这些火蛇带着啸音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道黑色的轨迹,最后在秦军的船板上、船舱上、船帆上终结了它们的飞行。随后,众多的火蛇在转瞬间变成了一条巨大的火龙,在船队中肆意地翻腾着,跳动着。

冬季本来就是天干物燥,木头更是见火就着,更何况还有那呼呼不停的北风助阵,一时间,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几百条船刹那间都成了火船。秦国士卒们哭喊着纷纷跳入河中逃生。

司马龙飞乘的船也着了火,而且比别的船上着得还大——他为了保暖,在船上又是上布幔①,又是安围帘,那一件件可都是上好的引火物。司马龙飞不是老抱怨天冷,老嫌狐裘不暖和吗?这次可暖和了!司马龙飞看看大势已去,也顾不得水里有多冷了,裹着他的狐裘就跳进了渭水……

--------

①布幔:用布将四周围起来的帐子。

这把火可把司马龙飞的老本给烧光了——士卒被箭射死的,被火烧死的,跳进河中淹死的,冻死的数以万计,只有一小部分侥幸游回了渭水南岸,得以逃生。司马龙飞自己因为身上带的金银饰物太多,跳下水后,就一沉到底,再也没机会品尝那美味的烧狗肉了。

吴起见秦军大败,急令将未烧毁的船只收集起来,三万士卒分成几批乘船渡过渭水,直捣宁晋。经过一场不大不小的战斗之后,吴起坐到司马龙飞那间暖烘烘的大厅里——宁晋城也划入了魏国的版图。

至此,魏军如一支楔子,牢牢地插在了河西重地上!

首发诗词网:https://www.shici.net/article/yvwiq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