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诗词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第十五回 纳贤才文侯拜将 论形势吴起逞能

2016-05-14 07:53 作者:古诗词 

当又一个黎明到来的时候,吴起一行三人,轮流抱着小吴期,已经走出了鲁国的国土,正坐在大道边上休息。

“将军,你想好到哪里去了吗?”范匮问。吴起说:“范贤弟,我已经不是什么将军了,你以后不要再这么称呼我了……我比你长两岁,要是愿意,你就叫我大哥吧。”停了停,吴起又接着说:“我听说魏国的国君非常贤明,现在正在招贤纳士,有不少人都投到了他那里。我想,咱们就去魏国吧。”范匮表示赞同:“好,我也听说过,好像著《法经》的李悝现在就在魏国,魏国国君对他礼遇有加,还拜他为相了呢!”吴起点点头,说:“我一向推崇李悝先生的主张,只可惜一直无缘相见,也不知这次能不能见到他。”范匮说:“只要咱们到了魏国,我想一定能见到他的。咱们现在已经出了鲁国,这里……应该是宋国,魏国在宋国的西面,那咱们就一直向西走吧。”吴锋插话道:“那咱们就快走吧!得赶快找个地方弄点吃的……”吴起笑着说:“怎么,你饿了?这么着急?”“我?我倒是好说,可咱们这个小宝贝可就不那么好说话了,一会儿醒过来,要是不赶紧喂吃的,他可不答应!”范匮听了笑了起来。吴起没有笑,他看着躺在吴锋怀里熟睡的儿子,又想起了这孩子的母亲——田燕。田燕,你当初不是就想去魏国吗?现在我们要去了,可你……却永远去不了了……

吴锋发现吴起看着孩子发愣,便知道吴起一定是又想起田燕了。他想劝吴起两句,又不好开口,就一下站起身来,说:“行了,咱们给小宝贝弄吃的去吧!”吴起这才猛醒过来,说:“对,对,咱们走吧!”说完,无限爱怜地从吴锋手中接过小吴期,对着他轻轻说:“好儿子,我带你吃东西去,好不好?”

经过五天的跋涉,吴起他们到达了魏国的都城。在客栈安顿下来后,吴起留下吴锋照顾小吴期,自己和范匮上了街。

两人在街上走着,范匮问吴起:“将……不对,大哥,咱们这是去哪里哇?”吴起答道:“哪儿也不去!四处转转!”看范匮一副不解的样子,吴起又说:“贤弟,你说看一个国君是否贤明,怎么看?”范匮一下明白了,“噢,你是想看看魏国治理得怎么样……”吴起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转了几条街之后,都在心里暗暗的点头——魏国果然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市井中货物丰富,价格还都很便宜;民众的穿着整齐清洁;很少能看到乞丐;尤其让吴起惊奇的是,他们在街上转上这半天,竟然没有发现一起打架斗殴的。这在当时是非常难得的。当走到一家酒馆门口时,吴起对范匮说:“贤弟,咱们进去坐坐。”范匮说:“好,走了两三个时辰,我还真有点饿了。”说话间,两人进了酒馆。找了一处没人的几案,两人坐了下来。

吴起环视了一下这个酒馆,只见酒馆的店堂不大,只放着六七张几案,由于早过了吃中午饭的时间,所以除他们之外只有两三个客人,一个伙计正在给这几个人端菜。

伙计给那几个人摆好了菜,一回头看到了吴起他们两人,忙笑着走过来说:“抱歉,抱歉,我刚忙着给那边上菜,没招呼二位……二位用点儿什么?别看我这酒馆不大,菜可齐全了:想吃肉,我们这儿有牛、羊、猪、狗、鸡、鸭六种肉;想吃鱼,我们这儿有活蹦乱跳的黄河鲤鱼,现杀现做——鲜着呢;要是想吃点清淡的,我们这儿有各种时鲜蔬菜、瓜果,全是当天刚摘的,要是有一点打蔫,我们分文不收,再倒赔你两壶酒!怎么样?二位是吃蔬菜,还是吃肉,要不上条黄河大鲤鱼尝尝鲜?”听这伙计一下说了这么一大套,吴起和范匮都笑了。吴起对那伙计说:“你可真会做生意!可惜我们就两个人,吃不下那许多。”伙计忙答道:“没关系,吃什么,你随便点!就是光喝碗粥,也是我们的主顾,照样把你们二位侍候得舒舒服服的。”吴起又笑了起来,说:“好吧,冲你向我们介绍了这么多,我们也不好意思光喝碗粥哇!就拣着你们这儿最拿手的菜上几个吧!再给我们烫上一壶好酒!”伙计答应一声去了。

一会儿的工夫,酒菜都上齐了,吴起招呼那个伙计坐下:“来,这位兄弟,坐下喝杯酒。”伙计忙说:“这怎么好意思?哪有这个道理?”“不妨事,算我请客,兄弟你就坐下陪我们聊聊天嘛!”伙计这才在几案边上坐了下来。吴起先给他倒了杯酒,然后说:“我们是从鲁国来的,初到贵国,有好多的规矩不知道,还请兄弟指教呢!”伙计双手接过酒杯,抿了一口,说:“指教可不敢说,不过我们这里的规矩还真是挺多的,像你们这初来乍到的,要是一不留神犯了哪条,可就要倒霉了——轻者砍手、剁脚、割鼻子,重者砍头、腰斩、车裂!”范匮在一旁说:“好家伙!这么厉害!”“可不!不过,你们只要不犯法,那就什么事也没有!我们这里就是这样,刑罚重,但不乱用!”伙计又接着说。吴起一听,来了兴致,对伙计说:“来,兄弟,吃口菜!你给我们详细说说!”伙计回头看了看另外那几个客人,见没什么事叫他,就夹起了一块鱼,说:“谢谢这位先生,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把鱼放进了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说:“反正现在没什么事,我就给二位先生说说,我们这里办事都照着《法经》办……”“就是李悝先生著的那部《法经》?”吴起问。“还是这位先生见多识广——可不是李悝著的吗!怎么,你看过?”“那倒没有,只是听说。”“噢,你要是识字,还真该看看,那上面写的可全了,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都写得清清楚楚,还有,犯了什么样的罪,该受什么样的刑罚,那上面都有。官府里的长官办案,就照着那上面写的判!”听到这里,吴起又问:“那要是官府里的长官的亲友犯了罪呢?”“不管是谁,只要是犯了罪,都要受刑罚。要是长官徇私,那连他都要受刑罚的!”吴起听了,不住的点头——这与他所推崇的“法治”简直就是不谋而合!

这时范匮发现了在酒馆的墙上挂着几张弓和几壶箭,便问那伙计:“你们这酒馆里预备弓箭作什么?是对付盗贼用的吗?”“不是,不是,”伙计连连的摇头,“我们这里很少有盗贼——《法经》上写得清楚,对盗贼的刑罚最重。只要抓到,不是腰斩,就是车裂,谁还敢再作盗贼?说起这弓箭,你们外乡人肯定想不到是干什么用的……”说到这里,伙计故意停了一停,吴起饶有兴趣地问:“是干什么的呢?”“打官司用的!“噢?怎么个用法?”吴起不解地问。“这住家过日子,邻里间就难免发生点纠纷,像你家的树挡着我家的窗户啦,我家的狗咬了你家的鸡啦什么的,两边要是谁也不让谁,那就得到官府里去打官司了。”那伙计说着又夹了一口菜,放到了嘴里。范匮听得直着急,说:“那这跟弓箭有什么关系?”“你别急,听我慢慢说——像这些事情,有的查得清楚,也有不少没法查清楚的。遇到那查不清楚的案子,官府就把双方事主叫去,让他们比赛箭法。谁的箭法好,就判谁赢了官司!你想,谁家也保不准碰上那样的事,所以,为了到时候能赢官司,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买了弓箭,一没事就练练。”有道是:“行家看门道。”这话不假,吴起听伙计说完,在心里不由得赞叹道:“高明,太高明了!这明明是借此鼓励百姓练习箭法嘛!像这样育兵于民,全民皆兵的办法,比自己那‘以一传十,以十传百’的办法可又高明了一步——国家不必为此出一点钱,还能让老百姓自觉自愿地练出过硬的杀敌本领!能想出这样的主意的,定是一位高人!”想到这儿,吴起就问那个伙计:“这规矩是谁定的?”“大概是李悝李大人定的。”吴起心中暗道:“难怪!”

这时,那边的客人叫伙计上菜,那伙计忙向吴起他们两人道了一声“失陪”,就跑过去了。吴起问范匮:“范贤弟,怎么样?”范匮点了点头,说:“大哥,咱们来对了!”

吴起和范匮两人匆匆吃完了饭,叫过那个伙计来算了账。

然后走出酒馆,回到了客栈。

晚上,范匮来到吴起的房间。问吴起:“大哥,你有什么打算?”吴起回答:“我明天一早去拜见国君!”“是不是太匆忙了一些?”吴起摇摇头说:“说实话,我已经等不及了!”范匮听罢,会心的笑了。

第二天一早,吴起吃过早饭,交代范匮和吴锋在客栈听他的消息。然后一个人来到了魏国国君的宫殿前。在宫门口,吴起向守卫的士卒说:“兄弟,麻烦你向国君通禀一声,就说吴起求见,要跟他探讨一下用兵之道!”士卒上下打量了吴起一番,问:“你就是用二百乘兵车把齐国的五百乘兵车赶出了鲁国的吴起?”吴起回答:“惭愧,区区小事,何足挂齿?”那士卒一听,心想:“好嘛,这还是小事!这位的口气可真不小!”

忙说:“吴先生,请你稍等一下!”说完跑了进去。

此时魏国的国君魏文侯正在跟李悝议事,见一个士卒跑进来,就问:“什么事?”“回禀主公,有人求见!”魏文侯皱了皱眉说:“我现在正跟李悝先生议事呢!叫他一会儿再来吧!”那士卒又说:“回主公,来人说他叫吴起,是来和您探讨用兵之道的!”魏文侯一听,忙问:“哪个吴起?”“好像就是鲁国的那个将军!”“噢?请他进来!”士卒领命出去了。魏文侯问李悝:“李先生听说过吴起这个人吗?”李悝想了想,说:“听说过,据说他用兵比当年齐国的司马穰苴还要厉害,几年前齐国大举攻鲁,就是败在他的手上!不过听说他最近在率领鲁军抗齐,怎么又到这里来了呢?该不是有人冒吴起之名来行骗吧?”“朕也有此疑虑……一会儿他来了,朕倒要试他一试!”

说话间,吴起已经在士卒的带领下走进了大厅。吴起向着坐在正中的魏文侯深施一礼,说道:“小民吴起拜见大王!”魏文侯一摆手,说:“吴将军,免礼!”接着又问:“我听士卒说,你要和朕探讨用兵之道,是吗?”“回大王:是这样的!”

“真是不巧!只怕要让吴将军失望了——朕对用兵之道并无兴趣!”

吴起听了这话,微微一愣,既而明白了过来:噢,这一定是国君对我不摸底细,故意要试探我一下!好,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吴起。想到这里,他哈哈大笑起来。“吴将军,你笑什么?”魏文侯问道。“我笑大王你心口不一!”魏文侯一听,心中不禁一动,但还是装着有些生气的样子,沉下脸说:“吴将军,你倒说说看,朕是如何心口不一的?”吴起不慌不忙地说:“大王,据小民所知,魏国一年四季都在屠宰牲畜,牲畜的皮被剥下来后,马上送去制成坚硬的皮革,然后涂上朱漆,烙上各种猛兽的图案。这种皮革做成的衣服冬天穿上不能保暖,夏天穿上我想也不会凉爽——请问大王这种皮革是用来做什么的?”

吴起见魏文侯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便又接着说:“魏国制造的大戟,小民也有幸见到过——长的有两丈四尺,短的也有一丈二尺,而且锋利异常。这又是用来做什么的?”不待魏文侯说话,吴起又接着说道:“还有,小民不明白为什么要将车辆的车门、车轮和车毂都蒙上厚厚的皮革?这样的车辆看上去不美观,乘坐它去打猎又过于笨重。可偏偏魏国却造了很多这样的车,大王能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魏文侯被问得哑口无言,最后只好对吴起说:“这些确实是用于作战的,但朕并不希望用它们。”

吴起听了,微微一笑,说:“大王你准备了这些装备,却不把它们交给会使用的人。一旦魏国遭到攻击,就会像正在孵蛋的母鸡反击前来偷蛋的野猫,正哺乳的母狗去抵抗叼走了狗崽的老虎一样——虽然有战斗的决心,却最终免不了毁灭的下场!在小民看来,文德与武备是保证国家强盛的两大支柱!大王一定知道古代有个承桑部落,他的君主就只讲究修文德,全部落的人个个精通礼仪、博古通今,但凭这些抵挡不了其他部落的刀剑长戈——承桑部落灭亡了!而另一个称为有扈的古代部落却一味的穷兵黩武,仗着自己部落的人员骠悍骁勇,四处征讨,最终国力耗尽,也灭亡了!这两个部落的事就是很好的例子!大王想要让国力强盛,不受其他诸侯国的欺凌,就必须在内修文德的同时,加强对外的战备!大王,你要知道,当敌军进攻时不去应战,这不算是‘义’,而趴在战死的士卒尸体上哭,也称不上‘仁’!小民的话讲完了,大王要是还说对用兵之道没有兴趣,小民这就告辞了!”

说完,吴起迈步就往外走。

魏文侯一见,连忙从坐席上跳了起来,对着吴起喊道:“且慢!吴将军!”说完,绕过几案,三步两步来到吴起跟前,一把抓住了吴起的胳膊,中肯地说:“吴将军一席话讲得太透彻了!刚才……还请吴将军原谅!朕其实对用兵之道极有兴趣!只是……只是将军来的太突然了,让朕一时……一时……”“一时难以认定是敌是友,对吧?”吴起替魏文侯接上了那下半句。“就是,就是,吴将军能理解朕的苦衷就好!还望将军能不吝赐教!朕洗耳恭听!”“大王太客气了!小民刚才多有冒犯之处,望大王多多恕罪!”

大厅里一下子充满了和谐的气氛。魏文侯安排吴起坐在了李悝的对面,然后又向吴起引见了李悝——两位神交已久的“老”朋友终于正式见面了。

吴起起身向李悝见礼,说:“李先生的《法经》,可是天下闻名!我吴起推崇之至!不想今天有幸会面!”李悝忙一把扶住吴起,感慨地说:“吴将军在鲁战胜强齐,威名远播!我也早希望见到你吴将军啊!”

“你们两个就不要对着客气了!”魏文侯说,“朕有了你们这一文一武,何愁霸业不成……”他说到这儿,忽然想起,人家吴起还是鲁国的将军呢……就试探着问吴起:“吴将军这次是奉鲁国国君之命来的,还是……”吴起知道魏文侯对自己的身份还有所顾虑,便把自己离开鲁国这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事,对魏文侯大致讲了一遍。当吴起讲到火烧山谷,全歼十二万齐军的时候,魏文侯和李悝不约而同地喝起彩来:“吴将军这一计真是神来之笔!精彩!精彩!”后来听到吴起留下辞呈,离开鲁国,魏文侯心里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吴起既然已不是鲁国的将军,那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当魏国的将军了。当即对吴起说:“吴将军既然辞去了鲁国的职位,不知可愿意屈尊在我魏国为将!”吴起连忙拜谢:“呈蒙主公错爱,吴起怎敢不从?吴起谢过主公!”“免礼,免礼,”魏文侯说,“吴将军说的哪里话?要说谢,那也该朕谢吴将军才对——吴将军肯留下,那是朕的福气、魏国百姓的福气啊!”

李悝提醒魏文侯道:“主公,吴将军既然答应了,主公你是不是应该打开宗庙,举行一个拜将仪式……”魏文侯一听,使劲拍了自己的头一下,说:“多亏李先生提醒,我都高兴糊涂了!”然后又冲着下面的侍卫说道:“马上传旨:打开宗庙,准备酒宴,一来朕要行拜将之礼,二来为吴将军接风……对了,把在都城中的大小官员都召集到宗庙去,让大家向吴将军见礼!”侍卫们忙跑去准备了。

吴起看到这一切,心中颇为感动。他想:“都说魏文侯礼贤下士,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能辅佐这样一位国君,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都城中的大小官员们都在家中准备吃午饭,忽然见国君派来人,通知让他们到宗庙聚齐,等候与“吴将军”见礼,不禁有些纳闷——哪个吴将军?值得如此兴师动众,还要大家都去与他见礼?带着这种种的疑惑,大家来到了宗庙。

在宗庙前,各级官员按照级别排列好,等待着魏文侯的到来。这时,有人就禁不住相互打听起来,“唉,王兄,你知道今天要来的这个什么‘吴将军’是谁吗?”“我还真不太清楚……”“据我猜想:一定是一位前辈高人——要不,主公怎会让我等都来与他见礼?”“噢,公孙大夫说得有理!”“唉,听说,今天开宗庙,举行仪式,不光是为了让咱们和‘吴将军’见礼。今天主公要拜‘吴将军’为将,统领咱们魏国的军队呢——今天的仪式,实际上是拜将仪式!”“是吗?解老先生这是哪里得的消息?”“我是向到我家传令的那个侍卫那里打听到的——还有,那个‘吴将军”也并非什么前辈高人——说起来你们也可能听说过,就是前些年在鲁国大败齐军,一阵将齐军赶出鲁国的吴起!不知何故,到咱们魏国来了……”“吴起?就是那个为了能领兵迎击齐军,将自己的妻子杀了的那个吴起?”“多半是他吧……”

他们这里正说着,有人喊了一句:“看!主公来了!”听到这句话,大家立时都安静了下来,向远处望去。只见远远的驶来一队马车,看最前面的仪仗,就可以知道,那是国君的马车来了。

不多时,车队到了近前,在宗庙前停下来。几个侍从忙跑上前,打开车门。大家都凝神看着——倒要见见这位“吴将军”是何许人也。

这时,魏文侯带着夫人从第一辆车上下来了。官员们忙施礼参拜。接着,丞相李悝和一个三十多岁、一身儒生打扮的男人走下了第二辆车。看到这些,众官员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那意思是:这个人就是“吴将军”?也看不出有多大的本事哇?

“各位,这位就是刚刚来到咱们魏国的吴起吴将军——向吴将军见礼!”魏文侯指着那个儒生打扮的人,对官员们说道。此时,在这些官员们中,有不少对吴起的本领抱着怀疑的态度,觉得魏文侯如此接待吴起有些过分,但听魏文侯命令他们向吴起见礼,也只好勉强向吴起施了一礼,齐声说:“见过吴将军!”吴起一见,连忙还礼道:“吴起见过各位大人!”

魏文侯见大家见礼已毕,又接着说:“各位,魏国自立以来,一直没有一个主领军队的人!今天,列祖列宗保佑——让吴将军来到魏国——来保卫我们魏国的安宁!朕召集你们来,就是要在这宗庙内举行拜将仪式,从今天起,把魏国上将军的印信交给吴将军!”说完,和夫人一起迈步走进了宗庙,李悝带着吴起跟在后面。众官员虽是心中多有不服,但见魏文侯态度如此坚决,都没敢说什么,也列队进了宗庙。

宗庙中,祭祀活动都已准备就绪。祖宗灵位前香烟缭绕,供桌上摆放着三牲祭品,主祭的巫师侍立在一旁。魏文侯和夫人走上前,双双跪倒在灵位前,恭敬地磕了三个头。这时巫师念起了祭文。祭文念过之后,巫师将一只盛满美酒的金爵递给了魏文侯,魏文侯双手接过金爵,举过头顶,对祖宗灵位说道:“感谢列祖列宗赐福——派来了吴将军保我疆土!”说完,毕恭毕敬地将金爵中的美酒洒到了地上,又和夫人一起向灵位磕了三个头,这才站起身来。

祭祖仪式完毕,魏文侯向一旁的侍从一招手,侍从忙把早已备好的上将军印信和半只虎符交给了魏文侯。“吴将军……”魏文侯示意吴起过来。吴起急步走上前:“吴起在!”魏文侯将手中的兵符印信往上一举,对着灵位祷告道:“列祖列宗在上,恳请保佑吴将军接此兵符印信后,百战百胜,以造福后代!”说完,一转身,郑重地将兵符印信交到了吴起手中,说:“吴将军,从今天起,魏国的安危就看你的了!”

此时,吴起心中真可谓是百感交集——虽然早就知道文侯礼贤下士,但吴起没有想到,文侯会如此信任他,就这样把魏国的军事大权交给了他,这与鲁穆公对他的态度相比,简直有天渊之别!想到这些,吴起激动地抬起右手,说道:“我吴起蒙主公如此大恩,无以为报,只有拼死保卫魏国的国土!我对着苍天发誓:只要我吴起为将一天,就绝不会让魏国少一寸土地!如若违背誓言,愿遭天火焚身!”说完要向文侯下跪谢恩,被文侯一把搀住:“吴将军,你现在是我魏国的上将军了!岂能下跪?那不是有损军威吗?”吴起只得深深地施了一礼。待吴起施完礼,魏文侯的夫人捧过一只玉杯,对吴起说:“吴将军,请满饮此杯!”吴起连忙推辞:“这吴起怎么敢当?”魏文侯说道:“这杯酒是朕要她替朕敬你的拜将酒!你若不肯饮,那朕只好亲自敬你了!”吴起见推辞不过,只好双手接过玉杯,一饮而尽,然后连说:“恕罪!恕罪!”魏文侯见吴起如此谦逊,心中更觉高兴,拉过吴起的手,说:“走,入席!”

宗庙的偏殿中早摆下了酒宴。文侯拉着吴起,把他安排在离自己最近的一张几案后,这才下令开宴。

待官员们也都就坐了,魏文侯对他们说道:“各位,今天吴将军接了我们魏国的上将军印,你们也该向他敬酒祝贺呀!”话音未落,只见站起一个人来,走到了吴起的几案前,文侯一看,原来是上大夫解狐。解狐端着一杯酒,对吴起说道:“解孤敬上将军一杯!”吴起连忙答谢:“不敢,不敢,吴起敬解大人!”说着也举起了一杯酒,两人对着干了杯。“上将军,我解狐早就听说过你极善用兵,今天想借这个机会听听你对魏国形势的见解,不知肯否赐教?”解孤的意思显然是让吴起当着大家的面亮亮底——看他到底配不配受这样的礼遇。这句话一说出,席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吴起身上,大家都想听听这个貌不惊人的新任上将军会如何作答。

吴起看出了解狐的用意,说道:“解大人高抬吴起了,吴起何德何能担得起‘赐教’二字?不过是略有些心得,正好说出来,与各位大人讨论!”“好,请讲!”

吴起站起身来,对着大家讲道:“魏国地处中原腹地,虽有交通便利的优势,但从争战的角度来讲,却有很多不利因素:北方,有韩、赵两国雄踞;南方有楚国窥视;东面是宋国,另外齐国要是进攻,也只要穿过一个小小的卫国;而在西面,则有秦国虎视——这样一来,魏国成了‘四战之地’①!若不采取相应措施,则难免有失!”

解狐听了,在心里暗暗点头——吴起的分析是完全正确的。他刚要说话,一旁的都尉王错抢先向吴起发问道:“依上将军看来,该采取什么措施,才能保我魏国立于不败之地呢?”

吴起胸有成竹地说道:“四面受敌,就要首先分出主次:南方的楚国虽然国土广博,兵马甚多,但近年来,国内一直动荡不安,大权旁落,掌有实权的屈、景、昭三大家族一心争权夺利,相互勾心斗角,短期内是不能对魏国构成什么威胁的;北面韩、赵两国立国不久,尚需发展,也不必过于关注;而东面的宋国自襄公②以来,一厥不振,已经很难再组织大规模的战事,齐国倒是国力较强,不过齐、魏两国之间有大小十几道河流,若齐军来犯,我军正是以逸待劳,齐军虽强,等攻到魏国,也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只有西方的情况对魏国是极为不利的——秦国国土辽阔,民风骠悍,一直有进军中原之心。而观魏国与秦国接壤之处,又无一处可供固守,若秦发兵来犯,那将是十分危险的!”说到这里,吴起略停了一下,看了看魏文侯,见魏文侯冲自己点头,便又接着说道:“因此,要保西面的安全,只有一条路好走——以攻为守!抢先进攻秦国,将其所占领的黄河、渭水一线攻克,再在那里屯驻重兵。只有如此才能抵挡秦国东向之心!不知各位大人意下如何?”

--------

①四战之地:四面都有敌国,而必须设防的国家为“四战之地”。

②襄公:指宋襄公,公元前650—637年在位。

解狐听完吴起这一番话,对吴起深施一礼,感叹道:“主公果然没有看错人!有你在,魏国还怕什么呢?”接着又端起一杯酒来,向吴起赔礼道:“上将军,实不相瞒,我解狐刚才把你看作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小人了!请多多原谅——你肯原谅我,就请饮了这杯酒吧!”

吴起接过杯来,一饮而尽,然后说:“解大人言重了,你是一片为国之心,我吴起要是嫉恨你,那才真是小人了呢!我再敬解大人一杯!”说着也满满地斟了一杯酒,递到了解狐手中。

魏文侯看着这场面,高兴地说:“好!好!吴将军、解大夫,你们都是朕的栋梁!有你们这样的贤臣良将,是朕的福气啊!来,大家举起杯来,为咱们魏国的富强,再干一杯!”

宴会到天黑时才尽欢而散。宴会结束后,魏文侯想到吴起还没有府邸,就提出要吴起先住到他的宫殿中去,李悝、解狐两人又都要请吴起住到他们的府中去,吴起表示感谢之后说:“我在客栈还有两个朋友……另外……犬子也留在客栈,我还是回客栈去吧!”魏文侯一听,不以为然地说:“哪里有上将军住客栈的道理?我这就派人去把你的朋友和小公子接来不就行了?你要是住了客栈,外人听说了,还不得说我慢待了你?这以后谁还再肯来投靠我呀?我那宫里的东偏殿正好空着……”“主公,今天这一切,已经让我吴起受宠若惊了!绝不敢不顾礼仪,住进主公的宫殿!今晚我还是回客栈,明天再搬到兵营去——我新来乍到的,得和士卒们多熟悉熟悉,住在兵营里方便。”魏文侯听了,一时没有说出话来——要求住兵营的将军他还是头一次见。还是李悝提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吴将军还是住到我那里去吧,住兵营太难为小公子了!我那里离兵营也不远,一样方便见那些士卒的。”吴起见盛情难却,就答应了下来,随李悝去了丞相府。到了丞相府,李悝为吴起安排好了住处,又派人到客栈把吴锋、范匮和小吴期接到了家里。就这样,吴起在李悝家中暂时住了下来。两人原本就志趣相投,如今又朝夕相处,更有着说不完的话……

首发诗词网:https://www.shici.net/article/zvwiqf.html